欢迎来到厚启律师事务所
全国咨询电话0571-86898968
商事犯罪经典案例

某机关单位合同工吴某诈骗罪获缓刑案

发布:2017年06月06日  浏览:2713次

承办律师:陈洁琼 

一、案情简介

吴某是某市一家机关单位的合同工,负责单位文印、收发、邮寄等工作在工作过程中,吴某通过虚列邮费,使得所在单位支付给邮政局邮费,所得的额外邮品归个人所有金额共计20余万元。后吴某得知单位在核查邮费后,主动找单位领导说明情况并积极退赃6万元及价值2万元的各类礼券。

 

、争议焦点

1.在被立案侦查前主动向单位领导说明情况,是否属于自首?

2.诈骗金额巨大,但有诸多从轻减轻量刑情节,能否判处缓刑?

 

、辩护意见

一、吴某自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,系自首,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“《解释》”)第一条第(一)项规定,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、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,应当视为自动投案。《解释》第一条第(二)项规定,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,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。该单位出具的《情况说明》显示,吴某主动找到该单位分管副局长,表示“我来自首”,并交代了其以虚报邮寄费的手段,获取有价证券的情况。之后,该单位纪委向吴某了解情况,吴某也如实交代犯罪事实,并制作了谈话笔录,同日经市纪委将该案移送至某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,吴某由此到案。到案后,吴某也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,且稳定一致,完全符合《解释》关于“自动投案”和“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”的规定,依法应认定为“自首”,依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,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

 

二、吴某及其家属在案发后积极退赃,也表明了退还全部赃款的意愿,使得本案被害人的损失得以挽回,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降到最低,也体现了其真诚的悔罪态度,应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

吴某在向单位领导自首后,即主动将全部积蓄6万元取出交给邮局财务,表示多扣该单位里的部分其先垫上6万元,而且将其和家人唯一的住房挂牌出售,打算卖掉之后用来偿还弥补本案损失,可见其退之决心。吴某到案后,在从办案机关得知尚有部分未消费的涉案卡券存在时,吴某的父亲随即主动与办案人员取得联系,代吴某退赃,金额共计2万余元。剩余的损失吴某也已向办案人员明确表示,愿意用扣押在案的工行卡上的吴某向其朋友借款所得进行退赃。至此,本案被害人的全部损失均可得以挽回,吴某所犯诈骗之罪行虽错已铸成,但其主动、积极退赃的行为表现充分体现了其极度真诚的认罪悔罪态度,也使得其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降到了最低,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精神,符合从宽处理情形,应在量刑上对其予以充分的从轻、减轻处罚。

 

三、依据量刑规则,吴某的犯罪刑罚可减至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符合适用缓刑的前提条件

《浙江省量刑指导意见》规定,诈骗罪达到数额巨大起点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可以在三至四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。本案涉案金额达20余万元,基准刑应是在五年有期徒刑左右。对于自首情节,综合考虑投案的动机、时间、方式、罪行轻重、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%以下;对于退赃、退赔的,综合考虑犯罪性质,退赃、退赔行为对损害结果所能弥补的程度,退赃、退赔的数额及主动程度等情况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%。从吴某的自首和退赃程度来看,其完全符合最高程度的减轻处罚要求,最高可减轻三年半有期徒刑,即最低可在两年左右有期徒刑最终量刑,因此,符合刑法第72条关于“对被判处拘役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,同时符合条件的,可以宣告缓刑”的规定,可对吴某适用缓刑。

 

四、吴某犯罪的主观动机是为贴补家用,主观恶性相对较小、人身危险性不大,符合缓刑适用条件

吴某家庭情况较为特殊,经济状况一直十分拮据,其犯罪的主观动机也仅是为贴补家用,主观恶性比一般犯罪行为要小。吴某的母亲身体状况一直不好,常年生病,家里生活来源主要靠其父亲。其父亲由于曾在文革期间受重用担任领导职务,在文革结束后即被下放调至工厂工作,一直被排挤不受重用,因个性原因辞职后靠给私人企业打零工为生,收入一直偏低。吴某毕业后收入也严重偏低,近二十年来其领过的最高工资,只有2000多元,且刚刚才领了两个月。这么低的收入,解决一个人的生存都是问题,而吴某还要养活父母,为他们看病买药。其实事实上,吴某父母的病就没去医院治疗过,因为根本就看不起病,只能自己扛着,不行就买点药吃吃而已。吴某在供述中也多次讲到“蛋糕券和水产券都全家吃完了,家里尽可能不烧饭,这样可以节省水电煤气等费用”,可见其生活的困苦程度。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精神,对于主观恶性不深、人身危险性较小、有悔改表现、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,要依法从宽处罚,具备条件的应当依法适用缓刑等非监禁刑。

 

五、吴某父母年老多病,其系唯一扶养人,对其判处缓刑有利其照顾父母,取得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

吴某父亲现已73岁高龄,母亲也已年近七十,两位老人均体弱多病,行动迟缓,生活难以自理,需吴某进行照料。吴某一直未婚,系两位老人的唯一扶养人,若对其判处实刑,不仅两位老人的生活面临无人照顾的困境,而且以他们目前的身体状况来看,很有可能造成天人永隔的遗憾。法律无情,但法律也不外乎人情。古代尚有考虑到犯罪人家庭特殊情况而设有“存留养亲“留养承嗣”等制度,以体恤子女扶养双亲之心,更何况是今天倡导人文关怀的社会主义社会?吴某走到今天,更多的是让人可怜,可叹!吴某固然应当受到法律惩罚,但我们也应当看到本案的特殊性,看到其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,看到其家庭的特殊情况,看到其不可能再发生社会危险,给其一个机会,对其予以从宽处理,取得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。

 

处理结果

被告人吴某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。

 

、心得体会

诈骗20余万,由于金额巨大,乍接到案件,往往会认为基本没有缓刑可能。但是查看案卷后,以及在和当事人吴某的接触中,我们逐渐了解到了事情原委、吴某本人的自首、退赃情节,以及她本人特殊的家庭情况,综合所有因素形成书面意见,和检察官多次沟通,在法庭上充分发表意见,最终让吴某在审查起诉阶段即获取保候审,一审被判处缓刑。本案能获得较好效果,与律师的多次努力沟通分不开,只有通过充分沟通,让承办的检察官、法官全面地了解到案件事实以及当事人本人的全貌,才能为最终获得有利判决打下基础。